伊朗石油出口量出现增长,伊朗或将发行数字货币

发表时间:2022-06-20 14:04
据伊朗国家电视台在6月18日报道,伊朗石化行业消息人士称,美国在二天前对该国三大石化公司实施的禁令不会对伊朗日益增长的石化产品向外国客户的销售产生实际影响,新制裁也不会阻碍出口收益流入伊朗石化行业。
紧接着,据伊朗国家通讯社援引伊朗石油部长的最新讲话表示,尽管受到美国金融系统限制结算和俄乌冲突的影响,但该国的石油销售仍强劲,现在每天出口超过100万桶原油和天然气凝析油。稍早前,伊朗石油部表示向全球市场供应更多的石油将有助于稳定价格和通胀。
据伊朗国家统计机构SCI在6月16日公布的数据显示,该国经济在截至3月底的一年中增长了4.3%,伊朗石油销售近几个月出现反弹,石油出口已经从2019年不到50万桶/日的创纪录低点开始明显反弹(美国金融系统限制伊朗石油结算前约为每日380万桶),特别是对亚洲的出口增加明显。
按伊朗国家石油公司CEO的公开讲话,目前能源价格飙升为伊朗增加收入打开了一扇机会之窗,截止5月的12个月内,已经设法将石油出口增加了40%,超过年度出口价值目标。
另外,据伊朗海关办公室在6月12日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该国的石油销售收入为189亿美元,去年同期为85亿。截至5月的12个月内,除原油之外,包括农产品、钢铁、凝析油、天然气和石化产品等在内的非原油商品的出口额为502亿美元,增长了42%,这表明创纪录的石化产品销售抵消原油出口的损失。
伊朗拥有全球最大的天然气蕴藏,澳大利亚的矿产储量及沙特的原油储量,并且,气候多样,农业资源丰富,适合种植各类农产品,不仅于此,该国还拥有广泛的工业基础,但美国自2018年恢复对伊朗的能源行业限制以来,伊朗经济受到了严重影响,所以,伊朗一直在寻求发展新的能源客户并扩大市场。
据研究机构Middleeasteye在6月15日公布的报告称,自3月以来,虽然有大打折扣的俄油竞争,使得大约有20艘载有约4000万桶伊朗石油的油轮在新加坡附近等待出售货物,以寻找亚洲买家(路透社在5月报道),但伊朗石油在第一季度的出口增速仍超过其他中东国家,不过,拒绝透露更多客户细节。
据伊朗国家电视台在6月14日报道称,伊朗国家石油公司CEO公开表示,现在,伊朗的整个外汇、交易体系、货币和金融网络一直在努力确保业务能正常进行,并为石油和石化出口确定新市场,并在其合同中使用了创新方法、新的物流和绕开美元系统的交易方式。
据伊朗石油部网站在6月15日公布的最新报告显示,伊朗石油出口所获得的收入有80%以上是通过以现金和本币交易的形式获得的,其余的则通过“易货交易”来换取农产品和必需品等。
新消息显示,目前,伊朗当局已经和古巴、斯里兰卡、委内瑞拉和巴基斯坦这四国签署了“易货贸易”的合作协议,寻求与这些国家扩大在包括石油、农产品等在内的经贸关系,并考虑在双边贸易中使用本币合作结算,以绕开美国金融系统。
以上这些新消息,对于陷入石油行业困境的伊朗经济来说无疑是一个积极的方向,因为,预计创纪录的石化产品销售将抵消原油出口损失,同时,还启动了大规模的项目以扩大其非原油商品的能力,减少对石油收入的依靠。
这些新进展背后体现的正是伊朗的石油出口已经改变了战术和开拓新市场,并促使向伊朗提供结算或销售商品的方式发生了深刻和创新变化,据伊朗出口担保机构表示,虽然,伊朗央行仍被SWIFT系统注销中,但该机构管理的基金已经取代了银行系统,通过签发担保来扫清伊朗金融技术服务部门面临的障碍,这可以促进包括石油在内的贸易使用加密数字货币来进口商品。
作为应对措施,伊朗当局已经正式用人民币替代美元原来的位置,并把人民币、欧元和阿联酋迪拉姆并列为该国的三大外汇货币,伊朗外汇网站在一份声明中称,此举是为了让美元不得在伊朗的商业中运作,这就意味着,伊朗将扩大人民币的使用量,再考虑到,人民币原油期货已在亚洲市场的定价功能增强以及中伊两国商贸活动扩大化的背景下,也可为包括伊朗在内的产油国交易者提供另一个石油货币的选择。
伊朗海关办公室6月12日表示,4月和5月,伊朗货物的出货量增长了1.6%,达到1701.4万吨。在此期间,中国是伊朗最大的贸易伙伴,其次是伊拉克和土耳其。
而在过去数周,据路透社6月17日援引船舶行业专家Vortexa Analytics和标普全球数据的数据表示,中国买家就已经购买了至少400万桶伊朗原油,而在过去的26个月中,据路透社监测到的综合数据累计显示,2400多万吨伊朗石油已经持续运抵中国,交易量创历史新高,且大多数交易都是以人民币进行的,这说明,人民币已发挥了石油货币的作用。
有消息表明,伊朗新推出的国家新货币“土曼”可能将锚定人民币汇率,这意味着伊朗也可以用人民币来购买更多的中国商品,增加经贸往来,并为伊朗经济注入新活力。
据中国社科院等机构联合发布的世界能源蓝皮书指出,人民币原油期货有望成为亚洲原油定价基准,定价市场功能显现,这在美国金融网站Zerohedge看来,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对于所有出口石油的公司来说,石油美元可能不再那么重要。
对此,日经亚洲评论称,亚洲可以用人民币和日元交易石油,人民币原油在国际上的存在感不断上升,石油货币新成员正在升起,路透社更称,此前,不论是俄罗斯的卢布、日本的日元,印度的卢比还是阿联酋的迪拉姆推出的由本币计价的原油期货合约产品,对石油美元发起的挑战都失败了,但中国版的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却成功做到了迄今为止别人徒劳尝试,没有做到的事情。
另据路透社一周前援引几位消息人士的话称,日本央行也正在研究建立一个数字货币体系,目前已经进入到第二阶段(在3月完成了概念阶段的认证),以支持跨境交易和结算,并主张与包括伊朗在内的多国在大宗商品交易领域中实现去美元化,数据显示,伊朗是日本的主要石油供应国。
不止于此,伊朗还在二周前正式推出石脑油和甲醇期货合约的能源期货合约,这在该国历史上是首次,以绕开美元定价权,选择其它能源交易货币,这意味着,数字货币可以为产油国在进行能源交易时提供一个石油货币的新选择,从而为那些有绕开石油美元需求的投资者提供方便,而这些背后的核心逻辑其实也很简单。
全球知名智库OMFIF顾问委员会发表的报告中为我们解释称,伊朗的这些新动作表明,通过引入区块链支持的锚定本币或以黄金、石油等战略资源支持的数字货币、并加强外汇和创新市场定位后,有能力绕开被美元间接控制的全球货币汇兑清算系统SWIFT,那么,创造一种能被全球央行都可以接受的数字法定货币,这当然是一种解决方案,这可能是下一个珍珠港事件,并将在全球金融交易体系转型中发挥作用。(完)


Address/地址:北京东燕郊燕京总部基地A座6层
Tel/联系电话:400-002-9866
Mail/邮箱:info@cieoge.com
媒体合作:19933486721